月光宝盒——云南博物馆游记

2015-05-20 21:13:35 制作:詹伟 撰文:皮玉婕 摄影: 责编:云大附中星耀校区网站 浏览次数:0

    春,已悄无声息,夏,正不期而至。鸟儿归了,心灵不再栖息,行在岁月的边际。旅途漫漫,你我都在旅途,共付青春流水。拨开脑海中的薄雾,回忆,落在阴霾处,便会滋生触心的痛。这是我们共度的第一个时光,但也是最后一个。
    “出发!”
    作为“领头羊”的我们在一声令下“雄赳赳,气昂昂”地向云南省博物馆进军。一路上,阳光明媚却不刺眼,缕缕的阳光温柔的投注在绿叶上,激起微小的光晕;而那些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则被筛成斑驳的影子,随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初见博物馆,它的外形呈正方体,平面呈“回”字形,据说取意于云南彝族“一颗印”式传统民居建筑,隐喻驰名中外的“石林”景观。外墙全部采用金属穿孔板,上面涂抹了一层古铜色的涂料,使进入馆中的人感觉到丝丝凉意,这不是只有在“有色金属王国”才能享受的待遇吗?
    进入博物馆,迎接我们的是一座400吨的悬空立方体玻璃房。全馆共分为三层,一楼有三个,二楼有三个馆,三楼有四个。整个博物馆似一个月光宝盒一般,不用咒语,便带我们走进不同的文化时代,体会不同的云南气质。
    历经沧桑,百年风云
    时光是雕刻人生百味的一支笔,它将旅途中的奔波刻进了生命的里程碑。勾绘,涂鸦,经历着跌倒爬起的前行,脚步匆匆,将最真的情感逐步浓缩成一抹印痕。
    “妙香佛国”展示了在唐宋时期,以云南大理洱海为中心建立的难找的大理国的历史:
    “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这是著名的昆明大观楼长联中所称云南历史上四个典故,其中有三个都在这个时期发生。
    高高的发髻,头顶天冠,面似少年,亲切和蔼;下着裙,腰束花,裸双足,美丽动人。这便是银背光金质阿嵯耶观音立像,是目前已知最大的一件宋代以纯金铸造的佛像,也是大理国最珍贵的佛教艺术瑰宝。
    “百年风云”带领我们领略红土地上的人们用心映照的生活,用意志创造的奇迹,用真情感动的世界:
    规模宏大,组织严密,航海技术先进,郑和七下西洋创造了世界航海史上的一次空前胜举。无论风调雨顺亦或刮风暴雨,他都坚韧不拨。
    无声世界,花落花开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无声的世界里,花落花开,除去浮沉的嘈杂,显得清雅贤淑。刘自鸣便是如此一位女子。
    刘自鸣早年丧失听力,在家庭教师的指导下自幼学习文化绘画。无声的世界使她“静水芳心玉兰开”。她的画丰富而透明,潇洒而自由,灵活而写意,观其画,清风徐来,文质彬彬。从她的画中,可以感受到最质朴的生活,最平凡的事物,不由让我想起“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从她的画中可以感觉出,刘自鸣淡泊名利,并甘于孤独与寂寞,对艺术有着锲而不舍的执着精神。她将自己毕生心血的结晶留在这个急功近利、物欲横流的浮躁社会,无疑是一泓流向心灵荒漠的甘泉,一股荡涤胸中尘浊的春风。
    已近黄昏,阳光依旧,笑容依旧。回首一路,正是因为在这样的温暖下,才会孕育出丝丝忧伤。这次时光很慢,慢到每一瞬,每一次眨眼都那样深刻。多么希望此刻的博物馆就真的变成月光宝盒,保留住此刻的美好,四季更替我们依旧。
    回忆是一串美丽的风铃,每一个铃铛都象征着一次经历,挂在窗前让我们时刻记起。风起,风停,摇曳着饶有韵味的回忆,余音绕梁,将最纯的自己逐步唤醒。
    人生,本就是一场风雨盛宴,若一台奢华的舞台剧,曲终人散是必然的。也许,繁华落幕的寂静,也是一种美好。留别不说再见,下个夏季,阳光依旧,回忆细长。

    撰稿人:云大附中星耀校区2014级高一(1)班 皮玉婕    指导教师:刘恭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