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抗战专题特展”展览介绍

2017.10.28 编辑:詹伟
(一)、六十军概述

一、六十军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后,朱德、周恩来、叶剑英等由西安乘坐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专机飞赴南京参加国防会议。朱德、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表示愿意将红军改变为八路军、新四军,开赴抗战前线。龙云表示支持全面抗战,云南将出兵20万开赴前线。

  龙云将滇军主力重新编组为装备法国武器的国民革命军第60军,以卢汉任军长,下辖:182师,安恩溥任师长;183师,高荫槐任师长;184师,张冲任师长,4万余人出征抗战。

  60军行经贵州、湖南,到达湖北后,得到上海沦陷的消息,正赶往上海参加淞沪会战的60军改开赴南京参加南京保卫战,12月13日南京沦陷,60军改赴武汉,驻防孝感、花园一带。

  1938年3月中旬至4月初,中国军队徐州附近的台儿庄取得大捷,随后日军大本营调集重兵,企图围歼部署在徐州附近的中国军队主力;中国当局试图保住、并扩大台儿庄战果,也调集重兵,加紧开赴徐州一线;4月19日,60军奉命乘火车向徐州—台儿庄一线开进。

  4月20日至5月20日,60军在台儿庄与日军战斗一个月,原有战斗部队18个团只剩下5个团,牺牲一万三千余人。

  撤退到湖北后的六十军,补充了陆续从云南出发的补充兵,重新整编后,重新投入到武汉保卫战之中。

二、五十八军

  60军出征抗战的同时,云南地方正在加紧征兵整编,组建第二支抗战队伍——第58军。1938年8月1日,第五十八军出征抗战。途径贵州、湖南,到达湖北,参加武汉保卫战。

三、新三军与第一集团军

  1939年9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全国陆军扩编为100个军,相应将第60军与第58军分别抽出183师、新12师,组建为新3军。60军、58军、新3军先编为第三十军团,后又改变为第一集团军。

四、老三军

  护国运动时期,从云南走出的护国军第二军驻扎广东后形成驻粤滇军,北伐时编为第3军,主要力量以滇籍将士为主。多次调防后,被调防甘肃天水。1937年5月,又甘肃调防河北,开赴华北战场,先后参加满城、高碑店战斗。随后被调防山西娘子关、后又转入太行山一带与日军作战,1938年7月奉命守卫中条山。1941年5月,为抵抗日军的进攻,第3军军长唐淮源、第12师师长寸性奇壮烈殉国。全军阵亡过半。

五、参加战斗:

  60军、58军、新3军参加武汉保卫战的外围排市、崇阳战役后。1940年,日军占领越南后,60军被调回云南,在滇南中越边境一线防御日军。58军、新3军相继参加了南昌保卫战、南昌反攻战、第一二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湘赣粤边游击战、交通破袭战。

(二)、六十军人员结构

60军军长:卢汉
60军参谋长:赵锦雯
第182师师长:安恩溥
第539旅旅长:高振鸿
第1077团团长:余建勋
第1078团团长:董文英
第540旅旅长:郭建臣
第1079团团长:杨炳麟
第1080团团长:龙云阶
第183师师长:高荫槐
第541旅旅长:杨宏光
第1081团团长:潘朔端
第1082团团长:严家训
第542旅旅长:陈钟书
第1083团团长:莫肇予
第1084团团长:常子华
第184师师长:张冲
第543旅旅长:万保邦
第1085团团长:曾泽生
第1086团团长:杨洪元
第544旅旅长:王秉璋
第1087团团长:王开宇
第1088团团长:邱秉常
龙云:彝族,字志舟,云南昭通人,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
卢汉:彝族,字永衡,云南昭通人,时任60军军长。
安恩溥,彝族,字以行,云南昭通镇雄人,时任182师师长。
高荫槐,字蕴华,云南昆明人,时任183师师长。
张冲,彝族,字云鹏,云南泸西人,时任184师师长。

  六十军中除了汉族将士外,还有以卢汉、安恩溥、张冲为代表的大量彝族、白族等各少数民族将士。

  大量是男性,除此之外,还有一只民间志愿组成的“战地妇女服务团”,跟随六十军开赴前线,担任文书、医务等战地工作。

(三)、武器对比

  台儿庄战役时六十军武器来源有三个部分,一是经滇越铁路从法国公司进口一批法国、捷克、比利时等国家制造的武器装备;再者云南本地兵工厂生产的武器弹药;三是军事委员会给予调拨补充的武器装备。

出征时六十军武器装备大概如下:

  师直属队由特务连1个,通讯连1个,工兵营1个,辎重营1个,野战医院1个,卫生队1个。其直属队装备为:1.特务连装备有79步枪60支,哈奇开斯轻机枪4挺,自来得手枪20支;2.通讯连有10门总机1台,5门总机2台,话机15架,话线50公里,无线电收发报机2台;3.野战医院与卫生队。

  旅部无直属部队,下辖两个团。

  团辖三个步兵营及直属队。

  团直属队的编制为:每团直属队为迫击炮1个连,1个13.2毫米特重机枪队(高射机枪),护旗排1个,通讯排1个,防毒排1个。直属队装备:1.护旗排,装备79步枪28支,轻机枪2挺。2.迫击炮连,有81迫击炮4门,编入两个迫击炮排3.特重机枪队,有哈奇开斯13.2毫米特重机枪2挺。4.通讯排,有10门总机1台,5门总机1台,手摇话机10架,话线15公里,有驮马4匹。5.防毒排。

  团属各营编制为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

  1.步兵连,每连装备哈奇开斯或捷克式轻机枪6挺,掷弹筒3个,79步枪63支;2.重机枪连,每连装备哈奇开斯重机枪6挺,分属于3个排,每排有2个机枪班,1个弹药班。连另有弹药排。全连携带弹药5个基数,有驮马24匹。

日军师团武器配置

侵华日日军主要武器装备
1、步枪:三八式步枪(俗称三八大盖)、九九式狙击步枪
2、轻机枪:九十一年式轻机枪(俗称歪把子机枪)、九六式轻机枪、九九式轻机枪
3、重机枪:九二式重机枪
4、手枪:南部十四年式手枪(俗称王八盒子)、九四式自动手枪
5、掷弹筒:八九式掷弹筒
6、迫击炮:九九式81毫米迫击炮、九六式150毫米迫击炮、九四式迫击炮
7、山炮:31式 75毫米山炮、41式75毫米山炮、94式75毫米山炮、99式105毫米山炮
8、重炮150毫米榴弹炮、九六式150毫米榴弹炮、十四年式105毫米加农炮和九二式105毫米加农炮。





 

(三)、台儿庄战役概述

  4月19日上午先头部队抵达徐州,午后陆续经过徐州,到达车辐山车站下车。

  4月20日拂晓前,60军抵达徐州,向指定地点进发。上午8点,军指挥所抵达运河黄家楼,高荫槐183师先头部队与敌遭遇于陈瓦房,台儿庄第二阶段战役随即打响。

  最先与敌接战的183师杨宏光旅潘朔端团尹国华营,在尚未构筑野战工事时,即在陈瓦房遭遇日军坦克步兵联合推进,以血肉之躯与敌肉搏。随后潘塑端团长率一个营前往增援。在日军的坦克步兵联合推进和重炮轰击之下,团长潘朔端重伤,团副黄云龙阵亡,除一人外,尹国华营五百余人全部殉国。

  4月20日晨,日军以飞机、大炮轰炸,继以坦克掩护步兵,向六十军五圣堂、邢家楼、五窑路、辛庄、蒲汪等阵地阵地发起冲锋。60军以战防炮和集数手榴弹击毁日军坦克五辆,并间歇性向迫近日军发起反冲锋,击退日军十余次进攻。

  4月22日,蒋介石抵达徐州前线,晚间在车辐山车站与汤恩伯、于学忠、卢汉等人会谈。得知于学忠部开始后撤,蒋介石遂要求六十军向日军发起反攻,试图夺回战场主动权。随后,战区长官部配属的炮兵继到达,配合60军原有战防炮,一起加入到前线作战。

  4月23日,六十军反攻夺取日军阵地,随后遭到了日军炮兵、坦克和步兵的联合进攻,于学忠、汤恩伯部出击受挫,60军也遭到了日军的集中攻击,只得退回原阵地据守。

  (60军受命与于学忠、汤恩伯部同时出击,全面发起反攻,60军奋勇作战)

  随后,日军以重炮持续轰击60军阵地,60军将士只得在敌人炮轰时隐蔽,待日军步兵迫近阵地,再发起反击,大量60军将士“人枪具埋”阵地之中。

  4月24日,辛庄告急,率队增援的龙云阶团长在途中遭遇日军,随即展开战斗,龙云阶团长被日军刺刀刺死。

  莫肇衡团长率部据守火石埠阵地、严家训团长率部据守东庄阵地、董文英团长率部据守湖山阵地,消灭了大量敌军后,三位团长均殒命殉国。

  4月26日以后,60军在张冲师长建议下,60军开始以台儿庄东部之制高点禹王山为中心,在东庄、火石埠一线阵地布防。

  4月27日起,战斗中心进入禹王山阻击战,日军大举向禹王山进攻。184师师长张冲,将师指挥部设置在禹王山西南麓,在禹王山一线与日军反复争夺作战,在日军的飞机、重炮轰击和坦克、步兵、骑兵联合冲击下,据守十余日。

  5月14日,140师王文彦部接防60军阵地后,60军逐次撤出战斗,向徐州集结整编,至5月20日完全交接阵地、撤出战斗。此战60军伤亡巨大,全军12个团建制只能缩编为5个团,统一由184师师长张冲指挥。183师师长高荫槐率编余军官遂军部行动。182师师长安恩溥在战斗中被冲散,后突破封锁,回云南整编新兵。




2019.08.21
分享到:

2019.08.21
分享到:

2019.08.21
分享到:

2019.08.21
分享到:

2019.08.21
分享到:

2019.08.21
分享到:

2019.08.21
分享到: